UID:

主页
人气
10000
认证画师
推荐画师
SVIP
个人中心 作品管理 资料修改 活动资料 赛事榜单
设置和隐私 帮助中心
绿绳
举报
赞一个
立即关注
绿绳
人气:
561200
作品:
566
立即关注
私信
工作联系
帝韦伯丧尸AU80
发布于2022-09-01 点赞 3 浏览 977 评论 0
微信扫码打开作品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80、
莫德雷德动摇了,这正是韦伯想要的。与Rider的相遇让他知道了流浪者并不都是踩着他人性命生存的,所以他想知道眼前这个流浪者的道德观念,而对方的道德观念将会决定韦伯要向她交代怎样的信息。
莫德雷德为韦伯的话中所指感到不可思议,那话太过直白以至于莫德雷德怀疑自己的耳朵:“使城邦陨落?开玩笑的吧…?”
韦伯摇头:“如果他们不是在计划袭击其他城邦,他们为什么会在我逃出来后将我视为【城邦的威胁】?为什么不出动自己人抓我反而雇佣你们这些本就生活在禁区的外人?”

他们心里有鬼,并且不想惊动其他城邦。

莫德雷德的脑袋下意识的补上了答案,时钟塔的那帮人之所以称这小矮子为威胁是因为他们本就知道他身上【确实存在着能够威胁城邦的东西】,而他们要圆桌骑士抓活的,并且还不想暴露给其他势力…
那些要求的目的现在一目了然,顷刻之间莫德雷德便为可能有成百上千人要在城邦陨落之后死去感到恶心,紧接着对时钟塔胆敢利用他们感到莫大的愤怒,但很快,她劝说自己,这才几句话?自己怎么能就这样信了!
“但你有什么证据?我凭什么相信你?”
她黑着脸尖刻的表达着质疑,但韦伯却反而因为这种表现松懈了下来——即使时钟塔肯定对流浪者们许诺了足够的好处,她也没有对他的话说“关我什么事”或“那又怎样”,于是韦伯判断,就算告诉这个流浪者部分事实也没有问题,而为了保住Rider的性命,暴露部分秘密本来也会板上钉钉。于是在得到想要的验证之后,韦伯说道“进来这个房间看看吧。我会告诉你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曾经的韦伯就像时钟塔一样害怕着秘密的泄露,但现在不是了。他在经历了向Rider坦白和这么多日的独立生存之后逐渐对那份原有的惧意松了手,正如他了解了不是所有流浪者都狼性而卑鄙,他想这世上也不会是所有人都像时钟塔一样打算将自己的秘密霸为己用,而如果这种事不巧即将发生,他也不会像过去那样绝望,他要观察,就像是他曾经与Rider做逃跑训练时那样寻找可以利用的东西,甚至利用对手想做的事来想办法,如果这个不行就换那个,只要继续活着事情就还有改变的余地。
除此之外,他有自信于自己所持的筹码。如果是立竿见影的好处,他知道自己不管拿出什么都比不过可以随时加码的时钟塔,所以比起那些实惠快速的利好,自己必须拿出时钟塔绝无仅有的东西,而即使他不会一下子就对她暴露全部,那他也能确定他的筹码是比任何人能给的都好的东西。

【希望】

莫德雷德在踏进那间屋子的时候惊呆了!她本警告着自己不要放松警惕,小心门边是否藏着意想不到的陷阱,但当她接近门口的时候她就没办法再关注那些了,她的大脑因为眼睛带来的信息而产生困惑,然后这困惑推着她加快脚步迈进了屋里,然后她真的确定了,床上躺着的那个、正是多天以前被他们判定死亡了的那个大个子!且现在看来,这个家伙显然活着,而他胳膊上结了痂又已经脱落、但仍能看出是丧尸和放血后的杰作的痕迹正向她展示着这家伙在被丧尸袭击之后活了如此之久!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向韦伯。韦伯点头。

但正当韦伯打算对此作出解释的时候,一颗电击片猝不及防的被射到了莫德雷德没被绝缘材质包裹的肩膀上!但那并不是韦伯布置的陷阱,当她的身体跌向地面,勉强回头看到身后的人时,她的脑海里同时浮起了讽刺和恼火。
“我就知道这家伙是那种会使阴招的混蛋!”

谈判被迫终止。
卫宫切嗣此刻正手持电击枪站在莫德雷德最初站过的位置,而他可不像莫德雷德那样会给目标开口的机会。
版权声明:未经作者授权禁止转载,商业使用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3人赞过该作品
举报作品
更多作品
访问主页
互联网ICP备案:闽ICP备16007928号-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闽网文(2018)1334-071号 公安备案号:35020602001397
Copyright © 2003-2021 涂鸦王国